首页中小学生法治教育学习资料法律故事

法律故事

微正法育平台:以法律的名义”国王

发布人:来源小故事网日期 :2018-07-14 阅读数:

从前,有一个国王,他无论干什么事情都要说:我以法律的名义干什么干什么。因此,人们都叫他“以法律的名义”国王。至于他的真实名字,除了他母亲和他自己外,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。

一天,国王召集大臣们说:“我以法律的名义宣布,国王每年都要到民间去微服私访一次。”留着很长的白胡子的御前大臣忙颤抖着记了下来,准备第二天制定法令向全王国的臣民们颁布。其余的大臣们一齐跪了下来,三呼万岁,齐颂“国王英明,举世无双。”

国王带着白胡子老大臣扮作商人的模样到民间微服私访。他们来到一所学校,看见教室里的学生都在捏着鼻子听课,老师也捏着鼻子大声地讲。看那样子,就像要喊破喉咙了。国王觉得很奇怪。正好一个老师模样的人走了过来,他忙上去向那人询问原因。那人说:“你自己闻闻就知道了。”国王看见那个人的鼻孔里塞着两个棉花球。

因为刚才精力过于集中的缘故吧,国王并没有在意这空气里有什么异味,只是觉得有点喘不过气似的难受。听那人一说,这才觉出一股股恶臭直冲头顶。他忍不住呕吐起来。老大臣也是一个劲儿地又是干呕又是咳嗽,连气也喘不过来了。那白了的胡须一抖一抖的。国王和老大臣也急忙用手捏住自己的鼻孔,以免因为臭味太重而熏晕过去。国王又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那鼻孔里塞着棉球的人说:“学校旁边就是一个大型的屠宰场,每天我们都要在这臭气和噪音里上课。只好把鼻孔捏住,大声地讲课了。”

“这绝对不行。我以法律的名义宣布,屠宰场要和学校以及居民区分开。”等那个鼻孔里塞着棉球的人走开以后,国王大声说。他的那个伴当,就是那个白胡子的老大臣忙拿出纸和笔来,趴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写了下来。然后他们就急忙离开了这臭气熏天的学校。

这天,国王和白胡子老大臣来到了繁华的坎贝尔城。这是在王国里仅次于都城的大城市。坎贝尔城高楼林立,车如水流,来来往往的行人太多了,就连宽阔的街道都显得那样狭窄。国王看着这一切,高兴地笑了起来。他为坎贝尔的繁华和富裕而高兴,这是他王国的骄傲。

两人来到了一个十字街口。只见十字街口有一块很大的广告牌,广告牌上写着出售防毒面罩的广告。国王感到很惊讶,回头问白胡子老大臣是怎么回事。白胡子老大臣也感到很奇怪。于是他们在人群里找了一个夹着公文包的好像学者模样的人,问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那人停下了脚步,他们看见他也戴着一个轻巧的肉色的防毒面罩。那人没有说话,只是用手指了指天,摊了摊双手。国王和白胡子老大臣抬头看了看,刚才他们还以为今天是阴天,没有太阳。原来不是这样的,空中弥漫着厚厚的一层烟雾,太阳就如同在灰布上印的一个黄圆片似的,没有一点儿光彩。那人礼貌地摘下防毒面罩说:“坎贝尔城有五百家大型工厂,还有几千家小型工厂,每天都会有无数的废气废水排出来,使这个城市受到严重污染。空气里有许多有害的物质存在。人们只好把防毒面罩戴上,来防止有害物质的伤害。你们一定是从外地来的,看看这街上的行人,都是戴着防毒面罩的。没有防毒面罩的人是不敢上街的。”

国王和老大臣仔细一看,果然,这街上行走的人都戴着防毒面罩。

“我以法律的名义宣布,要对这些工厂进行全面的改造和整顿。要他们对坎贝尔城的环境和人民的健康负责。”国王迫不及待地说。他觉得确实应该如此。白胡子老大臣又拿出笔和纸来,他实在没有地方趴下来写了,就把纸按在广告牌上,恭恭敬敬地写下来,准备回去以后制定新的法律。那学者模样的人还以为是便衣官员来调查,也没有特别在意,只是说“早该这样了”,便走了。

国王和白胡子老大臣坐车飞快地离开了坎贝尔城。一路上听说由于连日暴雨,塔哈尔河的下游遭受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,淹掉了许多村庄。国王忙带着白胡子老大臣赶往塔哈尔河的下游。

这天,他们来到一个渡口,坐在河边的亭子里等渡船过来。看着河水,国王和白胡子老大臣谈着塔哈尔河下游的灾情。谈着谈着,国王不说话了,一个劲儿地看着河面发呆。白胡子老大臣也停止了谈话,目光转到了河面之上。只见河面上有不少从上游冲下来的杂物,也不时有一些死鱼漂来。

坐在渡船上,国王问船工刚才看到的情形是怎么回事。船工告诉他,这是因为上游河岸建有十几家工厂,工业废水都排放到河里,造成水质的污染,这条河上的鱼快死绝了。这漂浮下来的,是这几天下雨,私人养鱼池里的鱼被冲了出来,被河水给毒死了。

“这太不像话了,我以法律的名义宣布,工业废水不准排入江河,要就地处理好。工厂要对河流下游的人民负责。”国王大声地说着。船上的人谁也没有在意这个大声嚷嚷的人在说什么。他们正在大声地谈论着听说来的下游的灾情。白胡子老大臣匆忙掏出笔来,可他这次真的不知道该把纸放在什么地方写,因为船上的人太多了。最后,他决定把纸放在前面那个人的背上,恭恭敬敬地写了下来,准备回去以后再发布新的法律。

过了河,国王和白胡子老大臣就赶往塔哈尔河的下游去了。

没过多久,我们就看到了王国里到处张贴的国王制定的新法律。《屠宰场和学校以及居民区分开法》《城市环境保护法》《江河管理法》《森林保护法》《疏通河道法》《合理使用土地法》《保障公民权益法》……坎贝尔城那个十字街头的大广告牌上,贴满了这些法令。王国所有的广播以及电视台每天早上、中午、晚上,三次向王国里的人民播送着一个又一个的法令。许多作家和诗人们都在尽情地为王国有着成套的法令而高唱颂歌。电视、电影导演们赶紧制作和播放国王微服私访电影和电视剧。

若干年过去了。国王又一次来到民间微服私访。他觉得自己遇到的和上一次一样,情况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。学校依旧在臭气熏天的环境里上课。坎贝尔城被烟雾笼罩着。塔哈尔河还是经常洪水泛滥,河里几乎没有鱼虾。

国王在民间奔走着,一天又一天,他越来越感觉到失望和伤心。他常常对着黑胡子大臣——白胡子老大臣的儿子叹气。白胡子老大臣已经死了,国王这次微服私访只好带着黑胡子大臣出来了。黑胡子大臣不知道国王为什么叹气,只是默默地陪着。

这天,国王和黑胡子大臣正在路上走着,看见路边有一个老头子在太阳下,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,正认真地翻阅着足有一人高的一摞纸。他们走过去看了一下,原来都是国王的法令。有的是新的,有的已经发了黄。老头一张一张地看着,看完一张就放在旁边,再看另一张。

国王停下来,好奇地问,“老人家,你在干什么?”老头抬起头,眼光从镜片的上方扫了一眼站在前面的问话人,说:“我在翻晒并研究国王的法令。”

国王说:“这些法令好吗?”

“有什么不好,法令全是好法令。”老头说。

“那为什么王国有成百上千的法令,却依旧和没有法令时一样呢?”国王把这些天来自己在心里不断地询问却怎么也得不到答案的问题,向老头请教。

“制定了法令,却不去执行。那法令就是一纸空文。国王说了,却并没有认真去做。国王说的话就和我老头子说的话是一样的了。这些法令都是好的,只是没有人认真地去执行罢了。”说完,老头又专心地一边读一张,一边往旁边放一张。

国王倒身就给老头下拜,黑胡子大臣也急忙跪了下来。老头一下子慌了手脚,一个后滚翻栽到了那摞法令的后面。国王引着黑胡子大臣回到了王宫。

国王回到王宫就病倒了,病的很厉害。虽然御医竭尽全力地给国王治病,可是国王的病情就是不见好转。国王知道自己快不行了,就把儿子和众大臣叫到了床前。他对儿子说:“孩子,法令已经有了,你就去认真地执行吧。”又对众大臣们说:“众位爱卿,好好地辅佐着我的儿子,要是你们都能认真地做到依法办事,我就放心了。”说完,国王在两个天使的带领下,向着天堂的方向飞去!

热门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