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中小学生法治教育学习资料法律故事

法律故事

微正法育平台:铡不了的陈世美

发布人:冬瓜日期 :2018-12-26阅读数:

《铡美案》又叫《秦香莲》,是人尽皆知的传统戏曲剧目,尤其是京剧版,即使是不喜欢看京剧的人对剧情和一些经典唱词也不陌生。寒门书生陈世美赴京应试,高中状元后隐瞒已婚事实,成为当朝驸马,不再与家人联络。妻子秦香莲带着一双儿女找到他,他为了保住荣华富贵,派家将韩琪刺杀秦香莲母子。韩琪不肯滥杀无辜,又无法对陈交代,自刎。秦香莲告到包拯处,包拯将陈世美判刑处死。陈世美最终被正法的结局,真是大快人心!有多少观众是根据这个戏曲故事形成了对于古代法官与法律的印象!

关于陈世美的罪名,唱词中是这样说的:“他欺君王藐皇上,悔婚男儿招东床。杀妻灭子良心丧,逼死韩琪在庙堂。”仔细分析,罪名大概有四个:一、重婚——他已经娶了秦香莲为妻,又娶了公主,仍是为妻,而不是妾;二、欺君——向太后、皇帝隐瞒了自己已有妻室的事实;三、遣人谋杀——派韩琪杀害秦香莲母子三人,但事败;四、逼死韩琪——韩琪不肯杀人,又觉得无法向陈世美复命,于是自尽。 我们来看看根据这些罪名,陈世美该不该铡。

先说重婚。重婚罪在古代法律中非常轻。以故事中说的宋朝为例,“诸有妻更娶妻者,徒一年”;“若欺妄而娶者,徒一年半;女家不坐。各离之”。而在《铡美案》故事流行的明清时候,法律规定,“若有妻更娶妻者,亦杖九十,(后娶之妻)离异(归宗)”。可见,像陈世美这样已经有了妻室、另外再娶妻的,法律的原则是保护前婚的合法性与稳定性,否认后婚的合法性,后婚要强制离婚。在宋代,男方应该处以徒刑一年,如果重婚是因为男方故意“欺妄”的,那么要加重处罚,判处徒刑一年半。在明清时代,男方只是处杖九十(打90下屁股)的刑罚,女方如果知情的,同样受罚。同时撤销后婚,女方回到娘家居住。因此,陈世美的第一项罪名也就是个徒罪、杖罪,离挨铡远着呢!

再说第二项,欺君。这个罪名听着非常吓人,古装剧和古典戏曲中写到这样的罪名,通常轻者杀头,重者诛九族。按戏里的情节,陈世美隐瞒已结婚生子的事实,正是犯了欺君之罪。可“欺君”真的是杀头的重罪吗?在唐宋的法律里,向皇帝报告时“诈不以实”,要判两年徒刑;在明代法律里,是杖一百徒三年。也就是说,陈世美顶多挨挨板子,坐两三年牢,无论如何够不上死罪。

第三项,遣人谋杀。按照故事发生时的宋代的法律,买凶杀人的,按照谋杀罪处罚,只要起意并派遣了,即使谋杀失败,也要判三年刑;因此导致受害人受伤的,主谋判绞刑;受害人死亡的,判斩首。从故事看,秦香莲母子并未受伤,陈世美至多判三年徒刑。在明清法律中也是如此,指使杀人者如果未造成受害人死亡,不会判死罪。这个案子还有点特殊之处,即受害人秦香莲是陈世美的妻子。在唐宋法律里,丈夫打伤妻子,与普通人涉案相比,要减罪两等;打死的,才和对待普通人一样处理。秦香莲未伤未亡,陈世美的罪还会减等,恐怕根本不用坐三年的牢。

最后一项,逼死韩琪。这在明清法律里只能套一个“威逼人致死”的罪名。按照明清条例,“威逼”导致受害人一家有两人、或者威逼致人自杀的死者达到三人以上的,威逼者也不过是一个充军的罪名,仍然没有死罪。

还有一点,在并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封建时代,皇家享有特权。陈世美作为当朝驸马,当然也不例外。按照唐宋时期的法律,作为皇帝的女婿或姐夫、妹夫,属于皇帝姻亲,可以享受“八议”里的“议亲”。就这个案件,简单说来,就是陈世美即使犯了死罪,也要先向皇帝报告,由皇帝下旨,会集重要朝臣慎重讨论,拿出裁决方案,然后报请皇帝决定该怎么办。如果犯的流罪(流放)以下的罪名,就直接减一等处罚。明清时的法律设定的保护更为严格,享受八议者,任何罪名的案件都必须上报给皇帝,由皇帝决定是否需要交付司法部门处理。如果皇帝下旨交付司法部门的,司法部门审理后必须将卷宗全部上奏皇帝,请皇帝交付朝臣讨论出方案,再上报皇帝最终决定。像戏里的包拯那样背着皇帝就把人铡了的事,是不可能发生的。 看完以上分析,看故事时看得痛快淋漓的人,是否觉得有些失望呢?却原来,包公铡陈世美,是“不可能的任务”!其实,这种“不可能”,正是法律的可贵之处。法律理应严肃公正,不能像弹簧一样收放自如,不能被“民意”绑架,不该被舆论左右。陈世美犯的不是死罪,不应因为秦香莲的遭遇令人同情、“民愤极大”就处死。时代走到今天,我国《宪法》规定了“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”,陈世美之流不再享有法律赋予的特权,我们唯有共同维护法律的尊严,才能用法律这柄大伞来保护自己,保护自己身边每一个所爱的人,使生活安定美好。

热门点击排行